惟愿诸君平安喜乐,一世从嘉。
欧美圈咸鱼一枚,布圈努力产粮。

© 寒霜一目
Powered by LOFTER

【地人】日出之前(小段子)

一个毫无意义的更新,建立在《日出之前》的设定基础上的小段子。

新的剧情没出来之前不敢乱动了QAQ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非常君取下挂在颈间的银质十字架。“我和你之间,永远隔着一座城的距离。我追着你到了巴塞罗那,他们告诉我你去了马德里。我走进海边的教堂。神父说我身边萦绕着吸血鬼的气息。”

“不过我知道它对你没用。以你的品味,恐怕它连一个简单的饰品都算不上。”非常君晃着沉甸甸的挂链,恶作剧般地拨开地冥的衣襟,用十字架轻轻戳着苍白的心口,“杀你其实是...

弃坑
弃坑
弃坑

【史俏】记梗

其实之前上课的时候就想到了,今天复习又想起来了。
随手记一下。
本来是打算618群活动的时候写的,后来自己脑子里过情节的时候就忍不住哭了,就不拿出来祸害人了。
但是!复习到爆炸的我按不住我心中的刀啊!

灵感来自胡适和胡思杜的父子悲剧。胡适去了台湾,而胡思杜留在了大陆。后来……胡思杜不堪折辱自杀。胡适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的二儿子已经先他一步离开这个世界。

忽然觉得相似的情节也可以拿来当殊途同归的结局。

俏俏亲手把史艳文送上船。我甚至可以想象他细心整理父亲的领带的时候专注的模样。
史艳文一直活在幻影里。在国外的时候,他会想精忠会遇到一个怎样美丽聪慧的女孩子。他们相爱,结婚,有一个令人称羡的美满家庭。
他...

【碎碎念】温故而知新


本来不想发的,现在不发也要发。

我就想知道,我这段话有哪个词踩到了您高贵的LOFTER的爆点了吗?

没错,这段话我发一次屏蔽一次。

呵呵

一点点碎碎念

暑假又要读一波旁门左道了

D·H·劳伦斯

渡边淳一

明清小说

emmmmmmm我看的第一本英文小说是Lady Chatterley's Lover。

其实啥都没懂

我从书柜里翻出来的小书,可能是我爸买的(我爸不懂外语啦)

我只是想修炼一下开车技术。


【天地双人】双生(三)(照例只有一点点)

睡前日常摸鱼

一在这里

二在这里

感觉这章肝完你们可能能搞清天地双人真正的关系了orz。

这就是狗血天雷!!!!!!!真的,如果踩到了你的雷,请立刻叉掉,谢谢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打算就这样带着一身吻痕去见玉逍遥吗?”

那一天,越骄子站在阴影里,只露出一半的表情。嘴角微微上扬,挂着刺骨的嘲讽。

他抽掉了非常君的围巾。“带着他留下的标记,你敢吗?”

非常君沉默。他一向不是多话的人,然而今日,他格外沉默。

越骄子拽着他进...

【天地双人】双生(二)

一在这里

这一章有隐晦的人觉人殊兄弟暧昧。雷者勿入!

总之这是一篇贵乱。如有不适请立刻点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非常君陷入柔软的床褥。黄澄澄的长发在深紫色的床单上又铺上一层锦缎。地冥转身搂住他,舔他的耳垂。“有时候我真的怀疑,你到底爱不爱我。”“不管我爱不爱你,我现在都在你的床上,不是吗?”非常君挣开他,点了支烟,架在床头抽起来。

地冥也跟着坐起身,依旧伸手揽住他。薄被滑落,露出线条分明的肌体。“所以你把肉体给了我,把灵...

【天地双人】双生(二)(一点点)

日常睡前摸鱼

一在这里,那边有前请说明,雷者勿入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非常君陷入柔软的大床。黄澄澄的长发在深紫色的床单上又铺上一层锦缎。地冥转身搂住他,舔他的耳垂。“有时候我真的怀疑,你到底爱不爱我。”“不管我爱不爱你,我现在都在你的床上,不是吗?”非常君挣开他,点了支烟,架在床头抽起来。

地冥也跟着坐起身,依旧伸手揽住他。薄被滑落,露出线条分明的肌体。“所以你把肉体给了我,把灵魂给了天迹?”烟圈化作薄雾弥散在两人间,淡淡的薄荷味混着烟草香,清爽迷...

【天地双人】双生(一)

2017.6.23新剧看完以后,暴击之下的产物

天地双人,狗血天雷,OOC慎入!!!!!

略暗黑

一切建立在人觉和人殊确实是双胞胎兄弟的基础之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我就是去一星期,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候机大厅里,玉逍遥死死抱住非常君不放手,非常君很是无奈。“不行!你走以后就没人给我做饭了。等你回来,我肯定已经饿成一具干尸了!”明明比非常君高了一个头,玉逍遥偏要把脑袋埋在他颈窝撒娇,“都怪你!我的胃都被你养刁了!”非常君抚着他的...

弃坑弃坑弃坑

期末复习到爆炸

只想弃坑

再见

1/9